文/馮煒光

香港自回歸以來,民主化程度有增無減。從前我們的「阿一」(回歸前是港督),港人根本無從置喙,甚至是誰來出任,都要等到倫敦公佈時才知道。回歸後,我們由400人到800人再到1200人的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,2014年如果不是「非法佔中」令攬炒派不願支持基本法的普選方案,香港早在2017年便落實普選行政長官了。香港特區現時享有的民主,是殖民時代港人想也不敢想的事。然而在我國一心一意推進香港民主化時,卻有人刻意利用選舉制度的漏洞,妄圖一步步透過區議會,再而立法會,之後是行政長官選舉,來令香港變成「顏色革命」的基地,危及國家安全。茲列舉4個明顯紕漏如下:

1.選舉制度漏洞

2.非法配票舞弊

3.泛民政治掮客

4.反中亂港政棍

香港的區議會選舉表面上是地區諮詢機構的選舉,但由於中央對香港民主化的推動,較早時容許400多名區議員互選出117 席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議席,再加上以往沒有要求區議員宣誓效忠國家或至少效忠特區,於是攬炒派可以藉各種選舉貓膩控制區議會,令區議會成為不服務「愛國人士」的機構,令區議會的公帑只用來支持反中亂港的地區組織。更嚴重的是,藉區議員有117個行政長官選委議席來「衝擊」下屆行政長官,好把港府的龐大資源變成「港獨禍國」的工具,這是任何有血性的香港人都不會容忍的。

為了達成上述邪惡目的,攬炒派去年便在香港國安法生效後不顧政府勸告,攪了一場非法「初選」,目的是排拒温和的攬炒派,讓勇武及攬炒人士成為唯一可以出選的人士。倘若去年立法會選舉如期進行的話,在沒有其他候選人可供選擇的情況下,勇武候選人便可以盡攬攬炒派的票源,成功達到立法會議席35+或以上。倘若此情況出現,香港將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。其實香港早已有法例不容許阻撓合資格港人參選,但攬炒派藉《蘋果日報》等黃媒來號召及引導其支持者,令幕後有心人可以任意篩走温和理性的候選人。這種非法「初選」和配票行為,必須規管。

攬炒派政治掮客由來已久,他們在2013年時更公然和西方駐港領事勾肩搭背,讓外國領事可以插手港局,逾越領事應遵守的紅綫。去年非法「初選」更有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公開加持,美國駐港領事的頻繁關注,足證攬炒派政治掮客是禍國亂港的蟊賊。為了維護國家安全,必須予以嚴厲打擊。

至於反中亂港政棍/參選人,他們甘願成為境外勢力危害我國國家安全的棋子,妄圖通過身居廟堂之上,利用議員的豐厚資源及政治地位來反對特區政府,這些人必須出局。這幫人對香港的發展毫無建樹,最有力的證明是:自去年11月中攬炒派「鬧辭」以來,立法會再不是「馬戲團」,再不是以花樣新奇的「衝擊」來吸引記者眼球的場所,而是回歸莊嚴議政,令特區施政順暢得多。香港需要的是「忠誠反對派」,是和而不同的異議,而不是「和國家對立,連《國歌法》也不給訂立」的攬炒派。故攬炒派必須出局,不能在日後再容許他們出任任何公職(包括法定機構如市建局、房委會、藝發局以至一眾諮詢機構)。

如疫情受控,今年9月開始的大半年內便會有3場攸關香港發展的選舉(依次為立法會、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、行政長官選舉),特區政府宜抓緊時機,立馬堵塞所有法律和選舉漏洞,不讓境外勢力、政治掮客、反中亂港政客再有可乘之機。 一句話,民主化的目的是要為港人謀福祉,而不是令香港成為「顏色革命」的基地,這是檢驗香港政制如何發展的關鍵原則。

責任編輯: 之袁